2020年,和田玉的籽料荒時代真的要來了?

 

和田玉 資料圖片

 

這句話聽起來很讓人緊張,也許有些誇張的成分,但從很多方面來看,籽料的稀缺將會越來越凸顯出來。

料荒下的籽料回流

「很多料子都是我以前在蘇州見過的,回去又賣,價格就漲了很多。」

朋友對和田的市場有一句這樣的評價

買籽料,很多人都認準一個地方——和田,但去和田買的籽料真的就便宜嗎?

事實是非常的不一定。

 

經常有朋友去和田,然後發朋友圈,又看到這塊料了。言下之意就是以前在某一個地方見過這塊料,如今在和田又看到它了。

這就是籽料的回流,從和田到內地市場再回到和田。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的發生,其中有一點就是因為和田的新料如今太少了。

如今和田挖料已經出不了足以供應市場的數量,料場管制,每年都要有一輪的禁采令,讓和田的新料急劇減少,即使挖出來的料,也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料,垃圾料居多,好料少之又少。

在和田有了新料的攤位也是這樣的:

而且新料都是很多人直接拍賣喊價,誰出的價高給誰,所以新料在市場上一出現已經沒有了什麼價格的優勢。

當籽料越來越少,連和田的阿達西也沒有料可賣的時候,他們就有了這種辦法,那就是從內地各大玉料市場回收籽料!

而在蘇州等一些城市有很多的商家,而且一般的商家手中都會存在一些不少的玉料,這些料可能是十年前甚至更早前買的,所以價格相對有一定的優勢,新疆的商人買回去後仍然有一定的價格優勢,或者加價賣。

甚至有時候你會發現,有時候一塊籽料在和田的價格高於烏魯木齊,烏魯木齊的價格高於蘇州、河南。

如今蘇州的市場並不好,所以很多料人們寧願把料子再「送」到和田去賣,賣的好,價格也能賣上去。

所以,對於玩玉的我們來說,不得不面對一個殘酷的現實,當籽料的資源相比前幾年有了質的減少的時候,就是你跑上千公里到和田巴紮上幾乎沒有漏給你撿。

籽料的回流其實在前幾年也有,只不過最近兩年越來越明顯,大量的籽料開始回流,一方面也確實因為和田的料好賣,不過另一方面,和田也確實無料了,在以後籽料回流的現象會越來越明顯的看到。

和田也缺料,而且非常缺!

沒動過手腳好料的越來越少

如今,知道籽料的越來越多,很多不懂玉的人去商場看都要看是不是籽料。但買到假籽料的人也越來越多。

籽料的造假在前幾年並沒有這麼嚴重,造假比較多的也是那些很容易就能看出來的,但這兩年,尤其是18年以後,籽料價格猛漲,造假也就越來越「昌盛」!

到如今,好料越來越少,假料變的越來越多,一開始還是各種俄料的染色造假,後來俄料的價格都漲上去了,開始用韓料冒充俄料。

而說起籽料的二上色,可能就更嚴重了。

二上色本身就難鑒別,而這幾年,二上色的技術越來越高明,別說新手玩家,就是老玩家也不一定能看的出來。

造假的增多反應了兩個問題,一個是玩家們對籽料的了解更多,而另一方面,就是真的籽料少了。

總之,市場上真正好的籽料,沒有動過手腳的籽料越來越少,多的是那些很多人並不知道的造假料。

驟降的籽料作品

 

 不切、不賣、不雕。

這是現在很多工作室的做法。

雖說沒有這麼嚴重,但很多工作室也確實是如此,或者說無奈只能這麼做。沒料切,沒料做。

從去年的天工獎我們就能看到籽料作品的明顯減少。一是價高買不起,其次也是因為料少看不上,其實並不是做了賣不出去,而是有時候是真的無料可做。

今年對很多工作室可能更難熬。

說料荒也許會有些恐慌的感覺,但不得不說,這是一種現象,一種慢性反應的現象。也許很多人並沒有感受到,但用不了幾年,你會發現,原來那時候的籽料還有那麼多,有那麼好!

德浩堂

© 2018 德浩堂

作者保留所有作品、出版品、品牌和商標之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