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值得期待的名家紫砂壺成拍場「績優股」

 

...近年來,隨著收藏熱的不斷升溫,藝術品拍價持續上漲,紫砂壺已成為繼名家書畫和明清瓷器之後又一類收藏佳品。一些大師級紫砂作品成交價動輒幾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尤其是現代「壺藝泰斗」顧景舟大師,由於紫砂藝術成就極高,技巧精湛,且取材很廣,其聲譽已可媲美明代紫砂大名家時大彬,因此他的作品在拍賣場上極受藏家青睞,成交價迭創新高。

...中國最早的紫砂壺出現在明代正德年間,至萬曆年間形成以時大彬為代表的第一個製作高峰;清初康熙年間,以陳鳴遠為代表形成了第二個高峰;乾隆嘉慶時期,又形成以陳曼生和楊彭年為代表的第三個高峰。一般而言,民國以來的名家制壺價格相對便宜。新中國成立後,顧景舟、何道洪等現代大師製作的名壺藝術水平又達到了新的高峰。

自上世紀80年代紫砂壺進入收藏市場後,一批名家紫砂作品開始走俏拍場,行情十分紅火。如早在2011年中國嘉德春季拍賣中,一件由顧景舟、韓美林合作的「提梁盤壺」就曾創下1150萬元的高價;在同年北京匡時秋季拍賣中,由紫砂名家何道洪所作的「大涵壺」與「三色松竹梅提梁壺」分別以782萬元和770.5萬元拍出;在2013年北京保利春季拍賣中,一件由顧景舟制壺、吳湖帆畫風動竹枝、贈予江寒汀的「寒汀石瓢壺」以1495萬元成交;在2015年北京匡時秋季拍賣會上,一件由顧景舟和吳湖帆攜手共創的珍品「相明石瓢壺」以2702.5萬元的高價成交;同年12月底,在杭州西泠印社秋季拍賣會上,一件「清乾隆·大清乾隆年制款朱泥御製萬壽壺」以586.5萬元成交,另一件「清嘉慶·楊彭年制、陳曼生及楊彭年刻紫泥觚稜壺」以356.5萬元拍出;在2017年北京東正春季拍賣會上,一件「顧景舟制、亞明書畫的矮井欄壺」以1782.5萬元成交。尤其是在2018年6月中旬北京東正春季拍賣會上,兩件顧景舟制紫砂壺均以高價成交,其中,備受關注的「顧景舟制扁腹壺」經過眾多買家的競投,最終以3450萬元的天價成交。


在紫砂收藏圈,有這樣一種怪相:老紫砂壺比新壺早幾百年,價格反不及新壺,(本文中老壺新壺以1949年為界)那麽,究竟是什麽原因使得新老壺價格出現倒掛現象呢?帶著疑問,
  記者日前在南郊一家茶城采訪時,遇到幾位專門收藏新紫砂壺的台灣客人,一位叫張進的老板聲稱, 目前國家級的紫砂工藝美術大師全國有20名左右,他們的作品市場交易價格少則幾十萬元,多則上千萬元。最貴的一把紫砂壺是1948年某大師制作的相明石瓢壺,它在拍賣會上以1232萬元成交,創出紫砂壺最新的世界拍賣紀錄,目前僅此一件絕版,已由北京一私人收藏家收藏。就目前行情而言,市場上國家級紫砂壺大師的作品價格一般是15萬~20萬元左右,省級大師為5~8萬元之間,知名的工藝師價格為數千元至1萬元之間。張進提醒說,目前投資紫砂壺最好選擇價位在兩三千元、上世紀70年代出生的助理工藝師的作品,因為他們的作品有很高的收藏價值和投資價值,很可能成為下一個潛力股。一旦這些助理工藝師成長為“高級工藝師”,該紫砂壺的價格至少要漲兩三倍,可能帶來的回報是驚人的。
  專門經營紫砂壺和台灣高山茶的遲學毅告訴記者,去年年底她參加了香港邦瀚斯舉行的一場“伉儷珍藏宜興紫砂”專場拍賣會,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老紫砂壺價格與成交率反不如近現代紫砂壺大師的。在北京保利“中國高端工藝品——紫砂壺”專場中,清乾隆禦制描金紫砂山水詩文茶具成交價為402.5萬元,清代陳曼生、楊彭年合作的延年壺成交價僅為 287.5萬元。在“一丈房-海外淘砂”專場中,清康熙陳鳴遠制廉齋銘烏泥束腰壺以989萬元成交,創藝術家個人作品最高成交紀錄,但整個專場23件作品流拍率異常高,僅有11件成交,成交率不及50%。與此相比較,雖然當代紫砂今年的行情並不好,市場處於理性回調的狀態;但被譽為現代“壺藝泰鬥”的顧景舟最推崇清代制壺名家邵大亨,曾在他的自傳中評價邵大亨“堪稱集砂藝大成,刷一代纖巧糜繁之風……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然而,在市場上,邵大亨單件作品最高成交價為481.6萬元,而顧景舟的一套提璧組壺最高成交價已高達1782.5萬元,兩者價格懸殊近4倍之多。究竟原因何在呢? 遲學毅和她的幾位同伴甚是納悶。
  業內分析
  反面觀點:老紫砂壺市場為何難有大作為
  在業內行家紫砂研究專家張明強看來,短期之內,老紫砂市場仍舊難有大作為。他總結了老壺價格難以提升的幾點原因:首先,從藝術價值而言,除時大彬、陳鳴遠這類具有標桿性、創造性的明清制壺大師的作品外,老紫砂壺大多按照日用器制作,只是當時的一門手藝,從原料到成型的制作程度而言,沒有什麽講究,更不會像現在這樣精雕細琢,早期紫砂壺在文化性、藝術性上的積澱甚至不及現當代,這是客觀的原因。
  “另一個原因在於保存完整、流傳有緒的老紫砂屈指可數。和瓷器收藏一樣,只要有殘或者瑕疵,價值就大打折扣,除了出土紫砂器外,保存完整、流傳有緒的紫砂老壺非常少。”張明強表示,由於日常損耗,以及戰爭等人為破壞等原因,完好的老紫砂非常少。明清兩代的紫砂壺存世量少,即使在各大博物館也不多見。據統計,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明清兩代紫砂壺總數不過400多件,而明代紫砂壺存世僅有50多件。“缺乏流通的量,這也是老紫砂壺難在市場上形成氣候的一個重要原因。”此外,從誕生之日起,各代紫砂壺都有很多仿制品,這種傳統一直延續至今。特別是民國年間,宜興紫砂制壺高手被請至上海,根據名家收藏的舊器實物,精心仿制歷代名家作品,市場上出現大量的仿制款,仿品制作精良,就連有一定水準的專家也很難辨別真偽。不僅有歷代遺存的仿古壺,現在更有仿古作假的專業人員,市場上也充斥為數不少的仿古老壺。因此,張明強表示,90%的紫砂老壺都是年代不遠的高仿品,使得眾紫砂收藏愛好者望而卻步,生怕一不小心買來假貨。
  “而且,老紫砂壺鑒定也沒有一個權威、認證的標準,大部分是根據買家的經驗鑒定,鑒賞要求高,收藏門檻比較高,也是市場難有大起色的原因。” 紫砂真偽鑒定的難度遠大於瓷器,真偽之間,價值有天壤之別,這也是紫砂器收藏、投資最大的難點。張明強說:“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系統的研究和專著論述仿制紫砂器。”
  香港邦瀚斯中國古董藝術專家王晰博表示:“紫砂進入拍賣場時間不長,買家對老壺的鑒別、鑒賞能力有限,相比而言,當代紫砂工藝師的作品更容易辨別真偽。大家對現當代紫砂壺市場更加重視,所以價格能超過老壺。另外,老壺的藏家屬於鳳毛麟角,尤其是現階段,國內收藏者還沒有認識到這些老壺的價值。看不懂、不敢買。”正因為如此,即便有的老紫砂壺品相很好,但如果沒有清晰可靠的流傳來源,藏家很少出手。
  正面觀點:老紫砂壺價值被嚴重低估
  紫砂壺收藏家龍建雄呼籲:老紫砂壺價值被嚴重低估,明清各時代紫砂高手優秀作品,目前仍處於價格窪地。龍建雄認為,老紫砂的文化含量是最大的,具有歷史、文化、科技與工藝多重價值。在他看來,老紫砂具有不可再生性,更具有歷史和文化性,在紫砂發展史上具有不可比擬的重要地位。公認的老紫砂精品的文化價值和市場價值都沒有體現出來,未來具有相當可觀的升值潛力。當然,老紫砂收藏者必須具備相當的財力,更重要的是需要具備非凡的眼力和長遠的收藏眼光。
  實際上,隨著紫砂收藏的持續升溫,老紫砂壺的藝術價值和市場價值逐漸被發掘,老壺行情也在逐步回暖。在今年春拍期間,楊季初制月下包裝獨酌園紫砂筆筒在北京保利“燕閑清賞——翦淞閣文房古器錄”專場中就曾以586.5萬元的高價成交。在北京匡時秋季紫砂壺拍賣會上,楊彭年的一把扁壺拍到了264.5萬元,再為古代紫砂行情添了一抹亮色。而在收藏方面,具有清晰來源和名家收藏的紫砂壺明顯深受市場認可。例如,“八壺精舍”主人、畫家唐雲收藏的老壺都來源有緒,深受藏家追捧。2011年,香港邦瀚斯的“好善簃珍藏宜興紫砂”專場也受到藏家關註,100件作品成交86件。其中,清雍正紫泥泥繪策杖行旅圓形硯以842萬港元成交,清代陳鳴遠款紫泥方壺以434萬港元成交。
  龍建雄介紹說,並非老壺價格真不如新壺,而是限於當前收藏市場對老壺價值的認可局限,老壺價格沒有體現出來。在拍賣會上,只要具備勝人一籌的眼力,現在正是老紫砂“撿漏”的大好時機。對於那些歷史上已有定位的孤品或精品老壺,因其稀缺性和藝術性,定價權取決於持有者,市場並不缺錢,缺的是流傳有緒、品相完好的精品。隨著懂紫砂壺的人越來越多,藏壺的人也會越來越理智,大家在選擇紫砂壺的時候會更趨向於好的東西,老紫砂壺的價值遲早會被有眼光的藏家認可。
  專家把脈
  紫砂壺首選大師級作品
  純手工孤品更具收藏價值
  業內人士楊若虛告訴記者,大師的作品都是手工制作的,一把好的紫砂壺會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從型制上看,如果去掉蓋子,茶壺嘴、壺柄及茶壺口一般是在一個水平面上的。也就是說,如果將茶壺倒轉放平,基本上是可以和水平面保持一致的。其次,如果將壺中水倒出,手按住茶壺蓋的小孔或流口,水如果涓滴不出或壺蓋不落,則表示是一把好壺。
  第二、從功能上來看,茶味不易黴餿變質。其次,如果有水溢出壺外,水很快就被壺吸幹了。
  第三、如果是好的紫砂壺,使用過後,即使空壺沸水註入,也有茶味。用過的茶壺,表面比新壺更光滑。人們更看重這件東西是否出自名家,但往往忽略掉是否是純手工制作,全手工壺價格最高,收藏價值也最高。當然,迥異於其他藏品市場,“槍手代工壺”的危害,遠大於“高仿壺”。紫砂壺收藏謹防“‘代工壺’、‘高仿壺’、‘化工壺’三大歪壺”。面對近年來飛速增長的藝術品收藏市場,紫砂壺收藏首選大師級作品,純手工孤品更具收藏價值。當然也不能一味迷信天價壺,因為天價的背後究竟有多少貓膩,明眼人一探便知。

德浩堂

© 2018 德浩堂

作者保留所有作品、出版品、品牌和商標之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