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市風向2016年普洱茶收藏玩法

 

 

2016年春茶即將全面上市,情況和2007年有某些類似,收益模式類似,自然風險也類似,必須當心。2007年是全系列茶普漲,高中低一浪接一浪交替,茶山大樹小樹狂升,富貴逼茶農。環顧2007年中國經濟情況和現在已經大不一樣,應該說2007年經濟狀況更好,各行各業風險更低,但到2016年後,許多不確定因素開始聚攏。隨著中央一系列政策頒布,對經濟界各行各業的影響開始陸續產生,是好是壞,短期長期很難逐一清晰體現,所以2016年玩普洱的風險意識必須加強,在穩固2015的斬獲基礎上,審時度勢把握好2016的機會。


  第一,關於品牌的玩法:
  若您在2015年已經玩開的話,而且順風順水,2016當然繼續玩玩也無妨,若市場真的神經病繼續的話,你也不至於踏空,若回落調整的話,你挾2015年積累的受益,也虧的起。關鍵是手腳要快,該砍的時候果斷砍,這點和玩股票是一樣的。但若您2015年就沒有怎麽玩,一直觀察到現在,看這條路貌似只有升木有跌的,也千萬不要再去碰了,已經很大風險了。


  第二,名山系列:
  以前名山系列都是些小廠小茶商在弄,但2015年下半年後情況有所改變,大資金也沖進這個狹窄的領域了,本來裏有小資金已經很擁擠了,這大資金一來,首先是把小資金頂了出去。就目前茶商收購的模式是不利於大資金放開手腳施展的,但不能避免這種收購模式會發生變化,這就是2016最具觀察意義之處,若變到沒有小資金什麽事情了,我們也省下這份心,不上茶山亂了,一心做好自己最有競爭力這範就行了。只是,一旦大資金進入這個行當,藏家可能會把收購頂級原料的價碼大幅往上提,這點,其實也是不利於普洱收藏的。收藏是應對未來的市場需求,這個未來市場也會隨時發生變化的,所以收藏成本必須把控好。


  2016年頂級原料預計的大漲,也是大資金蜂擁進入所致,但收購模式並沒有改變。所以,2016年是大小資金都在收,原料價格大幅上漲,當然是不利於收藏領域,但我必須說的是,有些原料價格尚有極大收藏價值,有些原料從去年看已經收藏意義不大,別說今年又狂漲這麽多。所以必須認真甄別,不要被原料的大漲大跌影響最終您的判斷。但形勢嚴峻,所以必須三思後果斷下手。因為有些好東西您今年不動手,明年等大資金規劃完後,沒有小資金啥事,壟斷了一些原料後,那就真是天價了。


  第三,舊茶:
  舊茶的範圍很廣,所以我們必須區分。舊茶中的老茶應對的是中國畸形的高端消費市場,有些小覆雜,8項規定導致了茅台等高端禮品消費品市場大幅下跌,但普洱老茶卻一路逆形勢發展,去到更高更恐怖的一個價格區間。老茶尤其是越老的茶只有被消耗,無法再增加,這些數量遠比中國官場上的需要少,即便整個官場需求都沒有了,土豪的數量也足以把老茶價格追逐到更瘋狂的區間。玩普洱,你必須要掌握普洱茶最核心的所在,它不是產品,也不是資金,而是這些觀念與數據。


  應該說2016老茶的增長勢頭會降下來,出現個別跌幅也正常。當然,玩過萬元以上的老茶需要專業技術。建議一般人就不要涉足。2007年普洱最高點的時候,我也大單下手了,但我不至於傻的玩品牌,買新茶,我買的是99易昌,至今回報率已經去到近600%,而且還會繼續向上,只要我不拋,因為我看99易昌左右的那些茶,要不口感差它很多,要不價格超過它很多,算下來性價比盡然還是它高,這樣的茶有啥理由沽清呢.


  綜上,普洱茶的收藏,無非就這幾樣,2016年我對大多數收藏家的建議是,多關註二級市場裏的舊茶,這裏因為暫時缺乏交易平台,沒有專業評估機構,所以暫時是一個寶庫,你一不小心能撿到寶,就看你的發現了


  2016年普洱茶究竟貴不貴?—台地茶微漲,古樹茶當屬理性回歸。,引起一場熱烈討論,不少茶友對普洱茶價格紛紛有話要說。


  那麽,普洱茶的價格究竟是真實地反映了市場的走向,還是人為炒作得有點虛高?讓我們把視線回歸雲南,落在萬千普通的茶農和茶商身上,快速回放時光,看看那些和普洱茶一起走過的日子。


  古樹茶是一針強心劑撬動高端收藏市場
  雲南普洱茶從得到“瑞貢天朝”殊榮,成為滿族貴族的新寵,到再一次從陽春白雪回到“下裏巴人”時,時光儼然從容走過了近200年。從2007年的跌落谷底,到今天的普洱涅槃,最終拯救雲南普洱茶行業的還是普洱茶本身。


  市場的殘酷逼得一些先知先覺的茶商早早地就把眼光盯向行業的稀缺性資源,於是一個建立在原生態、稀缺性基礎上的雲南名山古樹茶市場被開發出來了。


  優質古樹群落分布零散,數量稀少,料難收,價格高,純古樹茶的儲存價值高,“山頭古樹茶”這一概念,在經歷了短短幾年的積澱之後,日趨成熟,無論是茶客茶商抑或茶農,都從中嘗到了“古樹茶,有多甜”。


  古樹茶這一針強心劑,無疑再一次撬動了普洱茶高端收藏市場。
  普洱茶價格高不高?台地茶微漲,古樹茶理性
  那麽如火如荼的普洱茶,價格究竟高不高?


  為求證第一手資料,筆者采訪了從雲南易武剛剛歸來的河南最大的一家普洱茶行茶馬源的主人,問題一出,得到的答案是—“普洱茶現在的價格,一點都不貴”。


  理由如下:普洱古樹茶雖然連續幾年大漲,甚至遠超2007年最高價,但台地茶卻僅是微幅上揚,這也是此番普洱茶價格大漲與2007年那次“鬧劇”截然不同之處。現在的消費者已經不再盲目地不分品級地去投資普洱茶,而是學會了去選擇品質及潛力相當的古樹普洱茶收藏,這是普洱行業內的一次大提升。現在的市場表現是,越來越多真正的茶葉玩家開始關註普洱茶,普洱茶收藏投資市場在慢慢趨於理性。


  伴隨著古樹普洱茶價格一路走高,其珍稀性也被大家日漸重視起來。看著茶馬源主人相機顯示屏裏出現的那一棵棵蒼勁有力的千年古茶樹,好似一位位大俠,千百年來,它們不僅飽經日月風雨的洗禮,還經歷了清朝末年雲南地方戰亂、英法帝國禁止華人出口茶葉、新中國成立後改栽台地茶等歷史上三次大規模砍伐,使得古樹茶數量日益稀少,在今天已無疑成為一種稀缺資源。


  高大上要攀白富美同等級比比看
  曾幾何時,普洱茶被人為地擡到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天價”,造成茶友們對普洱茶至今仍存有偏見,稍有風吹草動,炒作之說便一路瘋長。


  隨著今年山頭古樹概念在普洱茶行業快速升溫,誕生剛一年的某雨林茶,一餅生茶竟然就飆到了令人咋舌的15300元。有不少茶友可能會問,這麽貴還不叫貴嗎?


  但若真講普洱茶太貴,茶馬源主人就要第一個站出來,表示不同意見。


  您可曾想過,普洱茶都貴嗎?排除極少數離譜的天價普洱茶,不也是有幾十元一餅的嗎?今年往上看都說冰島毛茶破了萬,可您往下看不也有猛海180元1公斤的小樹茶嗎?何必咬死了盯著最高端的名山古樹茶不放呢?不如與我一起,深吸一口氣,放寬了心去,鼓足了勇氣,掃上一眼其他茶類裏的翹楚,又有幾個不是上萬元的價格呢?即便如此,計量單位還可能是“市斤”,不是普洱那憨厚樸實的“公斤”呢!


  再退一步來講,同等級的西湖龍井和普洱茶相比,價格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什麽沒有人說西湖龍井太貴?只因普洱茶價格基數太低?抑或普洱茶這種邊銷茶質量粗劣、難登大雅?


  如若你撇開一切外因,只是坐下來靜靜地泡上一杯茶,那麽對普洱太貴的說法可能就更加懷疑了—西湖龍井歷來有“一泡水二泡茶,三泡四泡是精華,五泡六泡味道寡”之說。但普洱茶十泡以上有余香者眾多,有些古樹普洱茶甚至可泡上二三十泡。如果同價買各種茶,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如此算下來,單從價格來看,性價比如此之高的普洱茶,貴從何來?


  喝茶還需解茶請對普洱友善一些


  唐代亞聖盧仝曾寫過“開緘宛見諫議面,手閱月團三百片。”詩句中的“月團”二字,就曾使得許多茶學家認為指的就是普洱茶。站在客觀的立場上,或許誰也不敢下定論。銀生城遠在蠻鄉天際,作為河北人的盧仝,既不仕進,也未遠遊,普洱茶真能像天上月牙照亮他隱居的少室山?但從唐代宋代多產團茶的事實來看,盧仝寫沒寫普洱茶倒是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普洱茶或許是天下唯一承接唐宋團茶衣缽的茶類了。


  茶的最高極限是用來表現東方文化的,它是一種內省的功夫和表達方式,這在傳統的中國古典人物描寫、刻畫中時常可見。


  現在的人不大從這樣的角度來論茶,也不會用這樣的心境來品茶,而是走入為了解渴而喝茶和只是為了談茶而喝茶的兩種極端誤區,因此便少了許多冷靜和沈靜的東西。學會品飲普洱茶的真味,而不是附庸風雅,學會認知普洱茶的本質,不再是人雲亦雲,也許,這才是成為一位茶人所需要的。


  集歷史、文化、傳承、稀缺於一身的普洱古樹茶,真的貴嗎?


  2007年崩盤之時,有多少茶友為普洱茶的厄運惋惜連連,如今它又東山再起,在這裏懇請各位,給予一些友善的眼光,抱著一種兼收並蓄的心態,給普洱留下一些空間吧,相信不久的將來,它會真正找到市場定位,走得更遠

德浩堂

© 2018 德浩堂

作者保留所有作品、出版品、品牌和商標之所有權利。